維權

            維權動態

            畫家周尊圣被侵權一案正式結案

            來源:管理員 發布時間:2017-08-15 10:16:54

            周尊圣作品被嚴重侵權案關鍵脈絡


            2016年6月23日,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已正式受理此案;


            ↓↓↓


            2017年3月9日,由于案件證據較多,雙方完成證據交換;


            ↓↓↓


            2017年3月28日,法庭正式開庭審理;


            ↓↓↓


            2017年7月26日,雙方在朝陽法院知識產權庭達成調解:

            被告書面及指定媒體發表賠禮道歉、賠償周尊圣經濟損失若干萬元并承擔本次訴訟全部費用。



            周尊圣回應




            對此,周尊圣老師表示,從一開始他打這個官司的目的,一不是為了獲得多少賠償,二不是為了窮追猛打一定要讓犯錯者身敗名裂。


            他只是想要以自己的行動警示那些造假、抄襲者:造假、抄襲、侵犯他人知識產權是十分可恥的行為,藝術家多年苦苦探索的藝術成果、繪畫圖式,如果直接被人占為己有,是多么令人痛苦、委屈、憤怒的事!


            如果放縱下去,甚至有可能原創藝術家反而被誤認為是抄襲者,李逵還是李鬼怕到時候真的說不清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如果一個藝術家真正熱愛自己的藝術創造,熱愛自己所從事終身的事業,那么一定會挺身而出、振臂一呼為自己的藝術尊嚴、藝術成果站出來維權的!


            因此,他認為藝術家站出來打假、維權是非常有必要、而且必須要做的事,這是每個有擔當的藝術家義不容辭的責任。


            “這樣有利于凈化圈內風氣,保護書畫產業生態,也是對藏家負責的重要表現。面對這些不良風氣,以假亂真,以次充好,如果我們一味姑且縱容,任由假貨仿品橫行,那么有朝一日,受害的不僅僅是藏家和書畫愛好者以及學者、學生,而是我們書畫藝術行業的每個從業者和藝術家本人,直至最后,受到最大傷害的是中國畫藝術的整體形象。所以意義重大,維權勢在必行。”周尊圣老師如是說。




            本案
            律師田燕剛接受了本刊采訪



            您認為該案件是否屬于典型的知識產權侵權案件?


            田:這個案子是一個比較典型的繪畫作品侵權案件,這么大面積、多幅作品的侵權還是比較少見的。




            臨摹借鑒、技法學習和侵權的界限在哪,有什么關系?


            田:臨摹別人畫作本身是繪畫學習的一個必要環節,臨摹本身不是侵權,但是把臨摹作品作為自己的繪畫作品用于公開展示、出售或者出版,這就是典型侵權。


            著作權保護的是作品的表現形式,臨摹別人作品時采取的繪畫技法可能不同,但是畫作所呈現出來的外在形態只要是相似或者相同,那也可能構成侵權。




            您對此類涉及書畫藝術知識產權的案件有何看法?


            田:目前的書畫作品著作權侵權主要有兩種情況:


            一是偽作,模仿別人作品,并冒充是被模仿人的作品,這類侵權是為了謀利,用別人的名字和作品買大價錢;


            二是抄襲,抄襲別人作品,特別是某些比較具有獨創性的作品,將別人的獨創性占為己有,并以自己名義發表,這種是為了沽名。


            前者主要出現在書畫市場,后者則主要在書畫界內部活動中。這兩種侵權情況在書畫界都比較常見,書畫界應當共同抵制這種侵權行為,打擊這些急功近利的違法行為。





            朱凡:畫家周尊圣遇到的是

            非常典型的抄襲侵權案例




             問 :怎樣看待近期周尊圣作品被侵權的事情?


            朱:畫家周尊圣遇到的是非常典型的抄襲侵權案例,行為人的過錯就是故意,他抄襲的是人家已經發表過的作品,是侵害了著作權法的違法行為,而且有損害的客觀事實存在,也被取證,是直接傷害了畫家周尊圣合法權益,這是著作權執法領域被稱為低級抄襲的行為,應該說侵權人在以身試法。


            遇到這種事情,有的畫家怕麻煩會不予理睬,這是不對的,這只能是助長這種歪風邪氣,尊嚴是要靠自己的強大來保護的。法律是權益保障的基本條件,在當今時代畫家要有法律意識,保護意識,樹立維權信心,敢于向違法行為挑戰,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同時也是為凈化社會,提升社會和諧環境作的努力。


            要相信社會發展越來越科學,分工也越來越合理,法律服務也是相當方便,遇到涉法問題就可以按照系統管理和專業渠道尋求解決的辦法,畫家周尊圣第一時間找到中國美協維權辦公室是選擇對了,下一步就可以按照維權步驟依法進行,交給律師處理更專業,也不會影響自己的創作。


            這件事讓我最不理解的是有的畫廊、美術館和相關媒體就這樣業余嗎?對美術家的創作特點這樣不了解?周尊圣的“天山紅”系列作品是他早早就推向社會的,也是他的符號特點,應該是非常好識別的,怎么會給抄襲作品辦展覽?怎么可以刊登出這樣明顯的侵權作品?他們也應該承擔法律責任,如果是為了利益而為之的話,或者是與侵權者合謀就是非常嚴重的問題了,這也是中國藝術品市場的教訓。 


            我國的法治環境也要加速改善,我在跟國外同行交流時,有一個感受,他們的藝術家很少遇到維權問題。原來,他們國家的行業從業者都會有很強的法律意識,特別是對創意項目都會由法律顧問把關,主動規避侵權風險,真遇到相關糾紛都由專業的律師去代理處理,畫家會很輕松地創作。所以,和諧良好的法治環境是我國社會發展進程和國民素質提升的長遠問題。


            更多有關中國美協維權辦公室主任朱凡老師的采訪內容請點擊:朱凡:藝術家遭遇被侵權行為,該如何正確應對?



            該侵權畫家給周尊圣老師的書面道歉


            尊敬的周尊圣老師:


            自上次《藝術鏡報》“異鏡”報導侵權,我的心情就不能平靜,處于憂傷、恐慌中,這一年來做夢都想見見周老師。我非常喜歡您的作品,想能認真去讀懂你每一幅作品,我去新疆天山好幾次,想感悟老師對天山的那份感情。


            老師是大家,想拜您門下不是件容易的事,于是我就選了多幅老師的作品作為我的“老師”,認真學習,專心臨摹。但是,我把這些臨摹作品放到了我的個人網站上,還辦畫展,這就不對,侵犯了您的著作權。我現在已經認識到自己的嚴重錯誤。我錯了,您隨便罵我都行,只要老師解氣!


            我希望有機會能親眼看看周老師畫畫,能成為你的學生,為周老師的“天山紅”發揚光大!我誠墾周老師的諒解,希望周老師能看到我的致歉信,再次請求您的原諒!



            畫家周尊圣表示,在當事人悔改、道歉、賠償的前提下,愿意諒解當事人。




            事件回顧

            (以下內容源自《藝術鏡報》官方微信公眾號“異鏡”)





            編者按:近日,熱心讀者向本刊爆料,有一位自稱“創新”的畫家舉辦了一場“中國紅晉京展”,但其作品可能對著名“天山紅”畫家周尊圣老師嚴重侵權。我們核查了該消息,結果令人大跌眼鏡,其“模仿”程度讓人震驚,部分作品甚至可以“以假亂真”。


            隨著書畫市場的發展,藝術品版權、知識產權的維護成為擺在藝術品從業者面前的一個新課題。對受害藝術家來說,是站出來振臂一呼大膽維權,還是忍氣吞聲茍且縱容,這也是個不小的問題。


            “李逵”還是“李鬼”,我們留給觀者評判,“借鑒”還是“剽竊”,我們相信法律裁定!


            本刊特約記者第一時間采訪了“天山紅”創始人周尊圣老師。以下是采訪實錄。






            事件回顧鏈接: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NTg1MDMyMw==&mid=2650808990&idx=1&sn=b11d5efcdc81015cba0c328954db3684#rd



            受訪人/周尊圣

            特約記者/王楚



            某“中國紅”畫家展覽現場




            記者:您作為著名書畫家,得知自己被人侵權之后,最直接的感受?


            周尊圣:憤怒、悲傷、難過、壓抑、感慨、無奈。



            記者:為什么會有這樣復雜的感受?您知道哪些維權方式?您準備怎么做?


            周尊圣:自己多年苦苦探索的藝術成果、繪畫圖式,直接被他人拿來歸己所用,就好像自己的孩子被人販子拐走了一樣。而且當事人,一聲招呼未打,以此招搖多年。此次侵權人我從不認識,更不是我的學生,如果是我的學生,我會制止在萌芽中,我相信我的學生也不會這樣做。近些年來也看到很多仿我的畫,也見過侵權幾張作品的,但沒見過此次這樣全搬照抄,而且在國內外辦展,因此不得不站出來維護自己多年苦心經營的作品,如果放縱下去,也許會誤認為我成了抄襲者,李逵還是李鬼就真的說不清了。


            知道此事后,我就想到了中國美協,美協應該有這樣一個為書畫藝術家維權的組織。后來經我了解,美協實際上已經有這么一個機構,著作權維權辦公室,并且已經開展工作多年。另外,我還了解到,中國版權協會藝術品鑒證備案中心2014年就成立了,這個機構也是藝術家鑒證、維權的重要陣地。


            這一次,我決定站出來維權,一定給自己、給藏家一個交代。



            作品對比 


            記者:您對侵權者、剽竊者、造假者的態度,以及您想說的話?


            周尊圣:首先,我站出來說這個事,或者接下來的維權工作,我只是想以此來告誡那些抄襲者、侵權者乃至造假者,不再發生此類事件,不要把我們這些藝術家一直以來的隱忍當做自己繼續違心、違法、違德為資本,我堅信,在法治社會,每個守法公民的基本權益最終都會得到法律的保障。

              

            此外呢,近些年來,出現了極少數的學生過度模仿老師風格的情況,陳陳相因,有的甚至直接剽竊、抄襲,并以此為榮,以為老師不介意,認為在老師那里學來的就是應該的。其實,青出于藍而勝于藍是好事,可是一旦有人不思進取,裹足不前,那就形成了千人一面、風格雷同的現象,這是非常不利于書畫傳承與創新的。


            咱們書畫圈一直流傳著啟功先生“不愿打假”的故事。啟功先生說,仿冒假字的都是些窮困之人,為生活所迫,不得已而為之,我一打假,就等于打破了別人的飯碗,這樣于心何忍?啟功先生這番話雖然不太利于知識產權的保護,但體現了他作為老一輩藝術家強烈的人文主義情懷,讓人敬重。


            但我認為,啟功老先生的此舉雖是仁慈,但透露了無助與無奈。


            我認為,藝術家站出來打假、維權,是非常有必要、而且是必須要做的事,這是藝術家義不容辭的責任。這樣有利于凈化圈內風氣,保護書畫產業生態,也是對藏家負責的重要表現。面對這些不良風氣,以假亂真,以次充好,如果我們一味姑且縱容,任由假貨仿品橫行,那么有朝一日,受害的不僅僅是藏家和書畫愛好者以及學者、學生,而是我們書畫藝術行業的每個從業者和藝術家本人,直至最后,受到最大傷害的是中國畫藝術的整體形象。所以意義重大,維權勢在必行。




            記者:您覺得當前藝術家維權還有那些困境?


            周尊圣:我覺得首先是藝術品版權保護的法律困境。據我了解,《著作權法》里對美術作品從法條的規定和保護上來說,有些還比較模糊,有些司法解釋可能比較滯后和狹隘,這給了許多不法分子可乘之機。


            此外,我覺得相對于其他行業,書畫行業的版權問題其實比較嚴重,但是被很多人包括藝術家本人有意無意忽略、低估了。當然更多的時候藝術家是無力和無奈的,我們沒有時間、精力去做艱難繁復的維權工作。此外近些年,贗品橫行,有些畫冊出版和假畫掛鉤,都是侵權行為。拍賣公司也不負責任的拍些假畫,贗品也屢見不鮮。



            作品對比


            記者:有人說,“優秀的藝術家模仿,偉大的藝術家偷竊”,您覺得“承襲”和“抄襲”有什么本質的區別?


            周尊圣:藝術的存在價值在于創新,這兩者有本質的區別。“承襲”是對傳統文化的繼承,是有意識地學習、模仿、研究傳統文化,是飽含創新的繼承。而“抄襲”則是赤裸裸的剽竊,是沒有自我付出的不恥行為。


            所以文化的本質是傳承,藝術的本質是創造。


            我的恩師于志學先生也說過,“繼承不是重復,一切在于創造。”我以為,兩者的根本區別在于是否有“創新”貫穿其中。



            記者:您對相關文化版權保護單位和組織有哪些建議?


            周尊圣:我呼吁相關單位、組織能為藝術家的藝術品版權保護提供更多幫助,希望國家相關立法工作也能夠順利進行,也同時呼吁相關受害藝術家能夠勇敢站出來,加入我們版權保護的陣營。





            藝術鏡報的“鏡”就是要照出哪個是真假李逵,以法律為準繩,嚴厲打擊侵犯知識產權的形為,保護知識產權,維護藝術家的切身利益,周尊圣表示決不能隱忍縱容,要將此侵權通過法律公平公正的還于社會。藝術鏡報將繼續關注周尊圣被嚴重侵權事件的事態發展。




            周尊圣藝術簡介



            周尊圣,1958年生于黑龍江林口,現為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國畫院畫家、研究員、碩士研究生導師,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新疆師范大學美術學院教授。


            自20世紀90年代初,開始對新疆廣袤的瀚海戈壁、自然山川、風物人情、天山大漠、絲綢古道進行了深入探索研究。歷經二十幾年二十幾次走進新疆,在文化是傳承、藝術于創造中創立了“天山山水畫”的獨特風格,開拓了中國山水畫創作的新領域。追求悲壯之美、蒼涼之美、雄強之美、陽剛之美。以大漠為紙、胡楊為筆,以熾熱的紅色激情,潑灑生命的旋律,譜寫天的大象、山的風骨,奏響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樂章。


            選擇天山山脈的“紅山山系”作為山水畫的表現載體,以濃烈的紅色作為“天山山水畫”的基調,周尊圣創造了一種前無古人的山水畫新圖式。正如印象派畫家揭示了“光之美”,為人類打開了自然美的審美新領域一樣,周尊圣在革新的大潮中揭示“紅之美”,在“紅色的抒情”中為中國的山水畫打開了一個審美的新領域。周尊圣的“紅之美”源于天山,成熟于天山,是天山凈化了他的靈魂,是天山賜予了他的智慧,是天山使他的藝術之花將更為燦爛輝煌。

            (轉自 藝術鏡報)
            时时彩免费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