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展覽評論

            美術的藝術圖像和歷史圖像 橫空出世 中華民族5000年美術圖譜精彩定格 -----中華文明美術創作工程終評收官

            來源:管理員 發布時間:2017-08-17 11:13:45

            錢曉鳴

             

            這是一個美術的“中國夢”:在中國國家博物館國家殿堂,來自世界和全國的人們能一覽中華民族5000年文明的美術圖像。今天,這個夢想實現了第一步。

            2016919-20 日,中華文明美術創作工程在50多位評委經過兩天的討論和研究下,經過終評投票和復評投票,全部作品共計165件,其中2件自動退出,本次終評完成了對163件作品的最終票決,146件作品通過驗收。其評選結果還將由組委會報請有關部委確認。1118日將為慶祝中國文聯、中國作協全國代表大會的召開,在中國國家博物館向社會全面開放展出中華文明歷史題材美術創作工程由中宣部批準,財政部、中國文聯、文化部聯合主辦,中國美協承辦。共有150個項目,歷時5年,300多位美術家參與創作。

            能參與這項工程是幸福而責任重大的。剛剛為該項工程驗收投票完成的評委專家們掩抑不住內心的興奮和喜悅。因為《工程》終評結果尚在最后的審核中,各位評委不能就具體作品發表意見,所以只能就學術問題做一些探討。

             

            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宏偉工程

             

            “這是一個世界上沒有第二個國家做到的宏偉工程,中華文明美術創作工程縱橫5000年和上一個20世紀重大歷史題材美術創作工程,共同構成了完整的美術的中華民族發展史。”中國美協副主席、中國國家畫院院長楊曉陽說。

            回首工程一路走來的往昔,中國文聯副主席、工程組委會副主任兼秘書長馮遠由衷地說:在從事多年的文化事業管理工作中,特別是在中國美術館館長任內,每一次出訪,都會讓我在參觀一些國家以完整、系統的固定陳列展現其國家的文明發展和整體形象后,發出由衷的感慨。我夢想實現這樣的宏圖:讓每一個來到中國北京的海內外嘉賓,都能在我們的美術館、博物館等國家公共文化殿堂中,看到完整、系統的中華民族發展歷史、中華文明美術史。在舉國上下都在為實現中國夢而努力奮斗的熱潮中,這一早已醞釀在我和廣大藝術家心中的美術中國夢也將成為中國夢內涵中重要的視覺內容。

              為了實現這一美術中國夢,在跨入21世紀以來,在中宣部、財政部和文化部、中國文聯的大力支持下,我們策劃并推動“20世紀重大歷史題材美術創作工程”、“中華文明歷史題材美術創作工程”等主旋律美術創作,旨在創作一批經得起歷史檢驗的,能系統、全面地展示中華民族文明發展史和奮斗歷史的美術作品。5年前,“20世紀重大歷史題材美術創作工程”已圓滿完成,收藏在中國美術館。而入選“中華文明歷史題材美術創作工程”的作品在進行正稿創作,完成后的全部作品將陳列在中國國家博物館。

               這不僅是作為畫家、美術界的領導者馮遠的夢想,也是一批志同道合的中青年理論家的夢想。中國美協理論委員會副主任、中國國家畫院副院長張曉凌在新世紀到來前夕,一直在為早日提出、啟動中華5000歷史美術創作項目而奔忙,他團結了一批青年理論家積極推動此事。歷史就是在一批有識之士的推動下,在時代的需要中前進的。在今天,我們需要向這批有識之士致敬。

             

            態度認真 組織嚴密 達到了預期效果

             

            作為《工程》評委,楊曉陽認為,這次工程終評驗收總體來說,藝術家創作和評委們評審都很認真,下了很大功夫,工程組織嚴密。在最終評審過程中,大部分作品都是三分之二的評委贊成投票通過的,說明評委的意見還是很一致的。整個工程達到了預期效果。

            中國美協中國畫藝委會副主任、中國美術館常務副館長馬書林評委說:經過5年這么多畫家的努力,在中國文聯、中國美協的領導和組織下,方方面面工作都很到位,總的不錯!

            中國美協理論委員會副主任、中國美術館院學術部主任劉曦林評委感慨地說:5年了,很辛苦!但是沒有看到太多的希望中的精品,精品總是少數,這是永遠的規律。

            中國油畫界的前輩、中國美院教授全山石評委說:總體還可以,特別是這次總評投票組織得很好!作品整個不是最理想,應該更好一些,原因是多方面的,很復雜。

            中國美協版畫藝委會名譽主任、中央美院教授廣軍評委說:這次工程實施時,馮遠就對我說,你們版畫有用武之地了。可以說以往沒發現版畫的巨大潛質,這次工程將翻開版畫創作歷史新篇章。翻開中國歷史,從有形象記錄開始都是和版畫有關的,中華文明美術創作工程的項目即便全部由版畫來承擔也是能夠完成的。過去,把版畫看成小畫種、邊緣化是不對的,表現中國歷史題材版畫是有先天優勢的。工程的創作,對于版畫來說是“對味”了!

            中國美協雕塑藝委會主任、廣州美術學院院長黎明評委說:工程推動了我們創作的深入,從雕塑來說,藝術家應該深入到歷史史料和藝術表現手法中去。不能在藝術表現上有“一招鮮吃遍天”的想法,比如在表現歷史人物時,簡單搞點元素做點標記是不行的,要對這個人物的個性、身份特點以及時代要素層層深入,交代得清清楚楚。要在把握歷史史實的情況下找到視點和角度,在這個基礎上找準藝術切入點,運用合適的藝術手法來進行創作,努力追求創作出“這一個”。在歷史題材的創作中,特別要注意個人風格要適應歷史題材的要求,決不能用自己的風格簡單套用在題材上,在適應歷史題材中發揮個人風格。

             

            《工程》引發的思考

             

            《工程》在長達5年的反復深入研討、創作,在研討、在創作中順利收官,但從最終評審驗收中還是給人很多啟示和思考。

            全山石認為,《工程》創作之所以整體不是最理想,首先是作者對歷史題材的把握技巧、藝術上達不到要求。除了個別作品在內容上有問題外,更多的是在技法和藝術表現上,有的是粗糙,有的構圖表現、人物塑造刻畫不夠理想。歷史畫與一般的繪畫不同,是有特定歷史內容的,要求創作者與一定的技巧、歷史知識、生活經驗,要求比一般人物肖像畫復雜得多。在20世紀50年代開始,在進行歷史畫創作時往往是組織集中專家學者討論、研究,集中集體的智慧來理解、消化完成。這次是專家提意見,作者個人來消化、完成。有些作品粗糙、灰暗等問題,如果及時提出作者是可以避免的。

            第二,組織方式上值得研究。有人擔心年輕人。我認為年輕人在藝術技巧上沒問題,只要組織者及時提醒、把關也是可以的。當年,我們在創作歷史畫時也很年輕,我參與創作時才29歲,生活閱歷也是欠缺的,代繳的老先生就讓我們下去深入生活,創作長征題材就去長征路上體驗生活,訪問老紅軍、老革命,研究歷史資料。這次這方面引導得不是很夠,很多作者應該是能夠勝任的題材卻不理想,相比較而言“20世紀重大歷史題材美術創作工程”組織的成功率要高一點、好一些,這次創作時間更長,效果卻沒上次那么明顯。我覺得像這樣大規模的歷史畫創作要很好地研究組織方式。我從1959年起就當羅工柳先生的助手跟班學習,當時每張畫,每天晚上老先生都要帶我們分析明確主題、找毛病,看對不對頭,不斷地請教專家、領導,請參加過長征的老同志提意見。組織工作非常重要,不能僅停留在一般號召上,要切實幫助畫家加強對歷史的理解,彌補他們的不足。

            第三,大型歷史畫一般是放在特定的展覽位子展出的,要求和展覽環境很好地結合,這次創作開始不知道是放在國家博物館的大環境里,所以大多作品是按照架上繪畫的要求和視覺經驗創作的。昨天,我們在評審的時候一看才明確這是裝飾壁畫形式,要求多視點、多角度觀賞,現在的作品許多是不合適的。架上繪畫的看畫距離小,視點相對固定、單一,而國博現場有十幾米高,有的是大走廊,巨大的墻面,人們在樓上、樓梯上都可以欣賞,這樣的畫應該是壁畫,它的透視關系、色彩要求,甚至是否反光的要求都不一樣。比如按照架上繪畫正常的比例關系繪制的人物頭像,一到壁畫上,由于透視關系改變就會顯得小了,壁畫和架上繪畫的構圖、視覺沖擊力的考慮、透視關系的處理、人物景物比例關系的安排都是不一樣的,這些原來都沒有明確地講清楚,今后掛上去效果會如何很難說。20世紀50年代,我為軍博館創作歷史畫,當時安排在我對面的是“列寧宣布蘇維埃政權成立”突出蘇聯革命成功是以城市革命為主的,而中國革命史以農村包圍城市,所以我畫井岡山革命題材。我的畫正好對著北面,要求我的作品不能反光。這就明確了我的作品必須改變創作方法,材料上也得考慮不能有反光,包括毛澤東主席安排在半山腰上的形象和整體構圖的關系、尺寸都做了調整。這次這些與環境相對應的考慮少了。另外,這次創作一開始是插圖似的,現在確卻是一幅幅獨立的藝術創作。總之,這些都需要總結。

            劉曦林認為,20世紀50年代,只組織了10來件歷史畫作品創作有領導問主持創作工作的羅工柳,能出多少件精品?羅工柳回答說,精品爭取有3件吧。這一類歷史題材創作,一次性搞數量不宜太多,這次創作規模太大,如果重點作品少而精、時間緊湊些、優秀作品會多一些。與本《工程》差不多同時,北京市文史研究館搞了10來件歷史畫,每張畫都有3-4位歷史學家支撐,分別開會研究討論,畫家充分了解了歷史。這次《工程》100多件作品才幾位歷史學家,每次討論一張畫也就幾分鐘十幾分鐘,具體到每張畫上了解得和溝通得都有限,來不及做深入、細致地切磋。總之,要出美術精品是不能急的,量太大不行。少而精,是從高原走向高峰的必經之路。出精品,高全民美術是不切實際的。對歷史畫創作還是要總結經驗,包括20世紀50年代從羅工柳那時起,當年石魯的創作也是反復修改才完成的。包括羅工柳先生都是親自動筆完成的,沒有名家代筆、集體創作一說。這次有些名家掛著自己的頭銜,如果自己動筆效果就好一些,有些是學生、甚至是學生的學生代筆畫的,效果就很受影響。值得表揚的是這次一些習慣上被人們視為小畫種的作品有突出表現,版畫就特別好。過去,版畫一般不追求大而復雜的畫面,這次版畫創作可以說是相當好,都是水平線之上。另外,我對于年青一代畫家認可、勝任歷史畫的能力,和后繼人才也有一些擔憂。總之,5年來藝術家們都辛苦了,創作出了不少好作品,也有很多不如人意的,有些是藝術技巧達不到歷史畫創作要求,有些連基本功都欠缺。

            廣軍認為,《工程》名為“文明史”,但實際安排的戰爭場面比較多,對“文明”成果還應該更突出些。對“中華文明”更適合版畫表現。

            馬書林認為,這次就中國畫創作來看,從文化傳統的繼承和發揚,作品對歷史內容的表現、藝術家獨創性的表達,應該是有發展的,畫家的創造意識、藝術手法的探索、對傳統的理解,總體說還是挺好的。但也有些問題,如有的畫家用中國畫的工具卻用了西方油畫的方法,作品不僅沒有發揮中國畫筆墨和畫材的優勢,用中國畫工具去畫素描,既沒有油畫顏料的強烈、到位,也失去了中國畫材料的神韻。一些畫家對中國畫的造型規律不理解。

             

            作品有待深化和精品需經考驗

             

            楊曉陽認為,這次《工程》的作品還有待于深化,要有時間繼續修改、再加工。特別是《工程》原來安排的許多只是創作范圍,并不是作品的題目,現在必須要明確為作品題目。

            劉曦林認為,總的來說,這次各個畫種都有好作品,這些作品還要等著公開后經受美術界、媒體和觀眾的考驗,好作品不會一帆風順的,是需要經過一段時間的考研的。經受住考驗的,就會成為精品流傳下去,否則就會被遺忘,后人也會組織畫家來重新創作。

            對于已經通過終評驗收的作品,并相對確定在國博展出的墻面,據悉但還需要經過專家進一步論證,還需要綜合考慮展陳效果等因素。最后作為國家殿堂常年展列的作品,將具有對社會公眾特別是青少年有著重要的引導作用,有些甚至會進入中小學教科書。

            據悉,這次之所以安排兩天時間做終評驗收,就是為了讓評委專家們能充分審視作品,充分討論、爭論,把評選驗收搞成一個學術上民主、明白的學術活動,同時,又是一個認真、嚴格、對歷史和國家負責任的決策過程。這對于驗收通過的作品會明確進一步修改完善提高的要求。對于未能通過中品驗收的作品也會讓作者有反思和探討的機會。總之,歷時5年的《工程》就要告一段落,但對歷史畫創作的藝術追求之路正方興未艾,美術對中華民族復興偉業的貢獻之門已經敞開,將有更多的有志藝術家為之奉獻。

             

             

             

             

            时时彩免费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