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

            美術理論

            齊喆:壁畫困局亟待改變

            來源:管理員 發布時間:2017-09-17 19:36:44

                   中國當代壁畫的生存,正面臨一種頗為尷尬的局面——許多公共場所完成了尺幅巨大的壁畫工程,但實施過程中急功近利的不良傾向,加上粗糙的市場化運作模式,導致壁畫創作概念化、圖解化,一批模仿、拼湊痕跡很重的平庸的壁畫誕生,占有、浪費大量公共資源。這直接導致壁畫在美術界的影響力弱化,其社會服務功能也大打折扣。看似繁榮高產的背后,壁畫創作并未能真正尋找到適合本畫種的發展道路,呈現迷茫搖擺的不明朗狀態。

              客觀地說,作為公共藝術,很多本不屬于創作范疇的問題,極大干擾了中國當代壁畫的發展。首先,壁畫創作常被不健康的“市場化”運作模式綁架。為了經濟利益,一大批不專業的公司或創作隊伍,通過各種商業手段,獲取壁畫制作的權利,將本屬于藝術創作的壁畫變成廉價的工程。怪圈一旦形成,低端團隊批量制造出一個又一個占據公共空間的套路化“行活兒”,優秀的壁畫家卻無“壁”可畫。其次,來自方方面面的干涉與非專業意見,嚴重干擾了壁畫家創作的獨立性與主動性,其結果往往是壁畫家創作中最具光彩的部分逐步消失,最后變成一張面面俱到的平庸的圖像說明。再次,受一些建筑思潮的影響,很多現代建筑對壁畫不合理的排斥,導致許多原本應該陳列壁畫的重要公共建筑中,只能看到機械冰冷的建材和一些言不及義的簡單裝飾。

              歷史給予每一代人的挑戰與機遇都是并存的。壁畫家不能用同一種思維方式來對應歷史的不同片段,而應順應時代的發展調整自己,主動尋求機遇。要實現創作藝術精品的抱負,與其坐而論,不如起而行。

              從壁畫藝術的本體語言來看,近年中國壁畫創作的核心問題,集中在創作能力與創新意識的下降上。回首曾為壁畫人引以為傲的壁畫復興運動,自上世紀70年代末延續到整個80年代,熱潮覆蓋全國,吸引了張仃、侯一民、李化吉、唐小禾、袁運生等一大批各個畫種的優秀藝術家投身其中,在改革開放初期美術界百花齊放的繁榮局面中,可謂獨領風騷,帶動各大美院壁畫學科的專業建設,吸引社會大眾的高度關注,由此展開關于公眾審美教育的普及活動,其開拓性意義足以在中國美術史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特別值得關注的是,當年這批壁畫家分別從各個畫種切入壁畫創作,以原有的良好藝術基礎及能力,從各自擅長角度,形成不同的主題闡釋方式,畫面中的構圖組織、造型語言,完全不見任何套路或程式化的表達,作品語言清新獨特,各具面貌。而且他們普遍并未遷就、迎合甲方的趣味,而是信心十足地主動引領大眾審美。這種積極主動的態度成就了這批佳作,讓它們經受住了時間的考驗,和今日一些媚俗的壁畫創作形成強烈對比。

              只有不斷創新,才能讓一門藝術持續健康地發展。要想破解中國壁畫當下的困局,壁畫家只能在各種制約中,努力尋求自我的突破與創新,面向未來,增強壁畫界自身的造血能力。

              應該看到,中國當前的壁畫教育工作,還遠不能滿足現實需求。在美術院校的學科布局中,壁畫專業往往處于較為邊緣的位置,由于壁畫專業具有學科交叉等特點,以及新時期壁畫邊界的不斷拓展,壁畫教學的定位也逐漸搖擺不定,加之由于擴招很多學生基本造型能力薄弱,普遍缺乏應有的人文背景知識,導致培養出來的學生缺乏大型壁畫創作的組織能力,以及壁畫圖式語言的轉換能力。這對于培養高素質壁畫創作人才梯隊十分不利,如不及時扭轉,勢必影響中國壁畫藝術的發展前景。因此,培養新一代壁畫創作人才,已被列入壁畫建設工作的重點。中國美協第三屆壁畫藝委會成立之初,就在江西召開“全國高校壁畫創作與教學研討會”,2012年又舉辦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大同國際壁畫雙年展”,近五年已經持續出版9冊《中國壁畫》叢書,特別強調壁畫人才的培養中美術院校和研究院所的核心作用。

              隨著壁畫邊界的拓寬,各種思想觀念的變化,當下的壁畫創作也似乎不再擁有相對明確的規范。究竟什么樣的壁畫才是好的壁畫?各種探索都可能孕育著某種新的傳統。大浪淘沙,要想作品最終能夠被歷史保留,并進一步轉換為整個民族審美心理新的內在結構,不可能脫離本民族自身的傳統滋養。如何依靠中國輝煌的壁畫傳統,建立起屬于這個時代的中國壁畫評鑒標準,是當下壁畫教育工作者的重要任務。在給予學生創作自由的同時,必須謹記,愈要發揮“學”的一方的主動性,就愈要加強“教”的一方的主導性,不能放任自流。在教學內容上,壁畫專業要重視以寫實手法表現現實題材或歷史題材的內容,要敢畫大畫。作為公共藝術的重要組成部分,壁畫具有與歷史、民族、人類文化的發展及現實社會形態的有機關聯,壁畫家理應從時代背景去思考,深入研究當代大眾和周圍世界的聯系方式,特別是接受視覺信息的方式,進一步探尋通過合理的壁畫藝術語言,切入社會生活和時代精神的角度。這樣產生的壁畫作品,必然具有更積極、更現實的文化和社會意義,也會被普羅大眾所關注和接受,給公眾和社會進步帶來良性的引導與推動作用。

              翻開中國美術史,我們可以看到歷代壁畫藝術呈現出的豐富面貌。我們這個時代的壁畫,能否給后世留下值得珍視的藝術財富呢?這要依靠一批有抱負的壁畫家突破諸多桎梏,以飽滿的創作沖動與高超的才能,逐步提升中國當代壁畫的審美品格和藝術水準,通過造血、建構、重塑,逐步形成屬于我們這個時代的中國壁畫藝術的可貴面貌。

            (轉自  人民日報文藝微信公眾號  作者  齊 喆

            时时彩免费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