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

            美術理論

            高舉習主席“中國方案”的大旗,構筑“人類共同命運之夢”

            來源:管理員 發布時間:2017-12-06 13:48:17

            高舉習主席“中國方案”的大旗,構筑“人類共同命運之夢”

             

            中國美協工業設計藝委會副主任、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教授 柳冠中

             

            一、“五年來的成就是全方位的、開創性的,五年來的變革是深層次的、根本性的。”

            十八大的五年來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舉旗定向、力挽狂瀾,淬火成鋼、攻堅克難,砥礪奮進、成就輝煌的五年。在短短五年的時間里,我們黨、國家和軍隊鳳凰涅槃、浴火重生,比任何時候都更加強大、更有力量;從世界范圍來看,這五年世界經濟復蘇乏力、局部沖突和動蕩頻發、全球性問題加劇,而中國則經濟發展、政治穩定、社會安定、人民幸福、百業興盛。

            習主席這一重大政治論斷:“經過長期努力,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這是我國發展新的歷史方位。”反映了我國社會發展的巨大進步,這為新時代黨的建設提供了一個立體“坐標系”和精準“定位儀”;持之以恒的“正風肅紀”將探索出一條黨長期執政條件下實現“中國方案”——“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有效途徑。

            “沒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沒有文化的繁榮興盛,就沒有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文運與國運相牽,文脈同國脈相連。具有五千年歷史的中華文明屹立于世界潮頭,擔負起凝聚民族復興之魂的歷史重任,也應描繪人類文明的新曙光。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站在歷史高度,回應時代關切,擎起改革這一最鮮明的旗幟,為中華文化前行指明方向。

            “十九大”以法律的形式明確政府保障人民群眾基本文化權益的責任和具體措施,形成了公共文化服務標準化均等化的服務體系框架;以新發展理念引領文化產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取得積極進展,文化產業增加值逐年增大。

            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就是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堅守中華文化立場,立足當代中國現實,結合當今時代條件,發展面向現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來的,民族的科學的大眾的社會主義文化,推動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和物質文明協調發展——創造人類更合理、更健康的生存方式,將成為中華文化的責任。

            習主席指明了“文藝是時代前進的號角,最能代表一個時代的風貌,最能引領一個時代的風氣。” 在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中,中華文化的生命力不斷增強。文化傳播、文化交流、文化貿易多頭并舉,中國品牌、中國聲音、中國形象得到越來越多的認可。當前文化建設發展更加注重深化改革的系統性、整體性、協同性,突出制度創新。“設計”恰恰是一種“無言的服務,無聲的命令”,在淺移默化地影響著人民的生活和經濟發展方式的轉型,也引導著社會價值觀的變革。

             

            二、文以載道,文以化人,使中國故事吸引世界目光

            中華文化走出去的影響力不斷擴大,文化自信得到彰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是一場震古爍今的偉大事業,需要堅忍不拔的偉大精神,也需要振奮人心的偉大作品。”習近平總書記在2016年第十次文代會、第九次作代會上發表的重要講話,像燈塔般照亮了中國文化前進的方向。

            要樹立講品味、講格調、講責任的創作風氣,自覺抵制低俗、庸俗、媚俗;強化文化藝術的現實主義創作,倡導“深度關注現實,共同關心社會,真誠關愛他人”的原創精神。

            人類歷史從來是在不斷通過政治、戰爭、暴力、權利、經濟、金融、國家機器、科技、生產力、生產關系、革命、哲學、文化、觀念等形式來調整國與國、民族與民族、人與人的權力、資源、財富的分配。

            人類社會的基本模型是以“經濟、科技、文化”為支撐,然而“文化”內涵由于人類認識到生存必須依賴于“自然”,又逐漸上升認識到作為社會的人類必須將“生態觀”充實到人類社會的模型中。人類在社會進化中從“格物”到“致知”,又從“致知”到“格物”的循環上升中逐漸懂得社會價值觀和生存戰略——“方法論”的重要,即“目的”——“路徑”——“策略”——“方法與技術”——“工具”之間的邏輯。設計不能僅跟隨市場、滿足市場,要看到這個世界發展的真正需求,從而定義需求、引領需求、創造需求。人們已開始將工業設計的實踐與認識提高到“機制”創新、生活方式設計、文化模式設計及系統設計層面上了,現在又致力于可持續發展的“集成式系統整合”的協同設計——“社會設計”的高度上來了。“服務設計”詮釋了“工業設計”最根本的宗旨是“創造人類社會健康、合理、共享、公平的生存方式”。

            人類的生產活動無非是“制造、流通、使用、回收”的循環。制造、流通都不是目的,使用似乎是目的,但不能回收再循環利用,則人類社會將不可持續。所以四個要素組成一個相互促進、相互制約閉環(圖1),正如自然界的食物鏈一樣,否則“物競天擇”的自然規律會淘汰那怕再強大的物種,自然會包括人類。所以要形成人類社會公平、“共生”、包容、共享、共贏局面必須學會在“協商、諧調”諸多利益“關系”的過程中發展,這是社會進步的唯一路徑。



            1

            工業革命開創了一個新時代,工業設計正是這個大生產革命性創新時代的生產關系。但這“存在”的另一面,功利化的“市場”經濟迅速地被個體的“人”追求“物欲”滿足的“消費”市場所擁抱,從而孕育了人類“新”的價值觀---為推銷、逐利、霸占資源而生產,這似乎己成為當今世界一切的一切的動力!? 但是工業設計的客觀本質---“創造人類公平地生存”卻被商業一枝獨秀地異化了!

            “工業設計”的本質和理念之所以難以被上層甚至底層接受,而容易被曲解為“造型”、“美化”、“時尚”……,皆因“大批量”雖然被認為不能高雅奢華,卻可以被利用于“牟利”的最大機會!“商業”正是攥住了這個“法寶”,用廣告、包裝等一切視覺手段鼓吹“有計劃廢止”、“以舊換新”、“流行、時尚、炫、酷”……等消費黑洞、幸福模式,制造所謂“節假日商機”、“眼球經濟”、“品牌”效應等銷售奇跡。這些消費狂歡下的社會現象是社會和設計真正希望看到的么?是人們真正需要的么?當然不是!利益是商家追逐的最終目的。刺激消費,拋開社會責任和環境意識,使設計淪為商業的奴隸。商業唯利是圖的誘惑太讓人難以抗拒了,這個世界到處醉心于“商業模式”,一切具有生命力的設計創新都被利潤扭曲了,并繼續在誘引人類無休止地消費、揮霍、占有!

            “商業”社會誘惑人們從消費產品(功能)、到消費商品(廣告)、到消費身份(品牌)、直至消費娛樂、消費情感,乃至消費了人類自身的未來!市場上的盛景猶如海平面上的冰山,如若沒有海平面下巨大的支撐,將瞬間消失。這看不見的就是人類社會的組織系統和結構機制,乃至建立這種社會結構的目標、觀念、理想之引導。(圖2


            2

            設計應該有自我限制的觀念,設計“以人為本、以生態為本”的價值觀抵制商業社會中純以營利為目的的消費設計,強調設計師應該對社會和生態變化擔負起責任、強調設計師的社會意識和環境意識,“有限資源論”和“可持續發展”的設計倫理和哲學思想應該成為設計行業的最堅實道德基準線。設計不能跟隨市場、滿足市場,要看到這個世界真正的需求,從而定義需求、引領需求、創造需求。

            廣廈萬間,夜眠七尺,良田千頃,日僅三餐。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嗎?人類畢竟不僅有肉體奢求,人類還有大腦和良心。人口膨脹、環境污染、資源枯竭、貧富分化、霸權橫行等現象愈演愈烈。當今的科學技術的發展如火如荼,科技給人類帶來福祉的同時也帶來潛伏的災難。人類的未來難道就蛻變成只有腦袋和手指嗎?科技絕不是人類生存的目的,僅僅是手段。我們常常會在追求“目的”的途中被“手段”俘虜了。科技不是目的!它僅僅是被人類實現目的而需選擇、被整合的手段。要知道,社會的任何進步,首先是品行道德、社會風俗、政治制度的進步,這都屬于科學的發展和文化的進步。關心自然的存在就是關心人類本身的未來,這才是真正的科學觀、人文觀和技術發展的目標 。

             

            三、“服務設計產業”是中國經濟和文化集成創新的載體

            “服務設計思維“在全球雖僅有著20多年的發展歷程,但在全球產業服務化的大趨勢下,“服務設計”作為一門新興的、跨專業的學科方向,已經或正在成為個人和組織在服務戰略、價值創新和用戶體驗創新等層面迫在眉睫的需求。我們倡導中國設計界、學術界和產業界以及具有共識的組織和個人,結合中國文化與社會發展實踐,共同建構中國特色的服務創新理論和方法,以“為人民服務”為宗旨,共同開啟中國服務設計的新紀元。

            但是當前世界領域的“服務設計”基本仍局限于為逐利的工具、技術層面的探討,至多是?略層面的研究,忽略了“分享經濟”、“服務設計”之路徑是通往人類社會不被毀滅的可持續發展的目標,也就是提倡使用而不提倡獨享、公平合理健康的生活方式——價值觀!這個價值觀的升華才是己發展了百年多“工業設計”真正的歸宿。

            我們既要發揮服務設計是創造和拉動中國市場和社會進步的新的強大力量;也要運用服務設計是聯合現代科技創新,實現共創共贏的新的有力工具;還要將服務設計作為中國乃至世界文化和產業的新活力。但是服務設計的根本目的決不能忽視!否則我們會舍本求末。

            “服務設計”詮釋了“工業設計”最根本的宗旨是“創造人類社會健康、合理、共享、公平的生存方式”——(柳冠中1985)。人類的文明發展史是一個不斷調整經濟、技術、商業、財富、分配與倫理、道德、價值觀、人類社會可持續生存的過程。服務設計聚焦了設計的根本目的不是為了滿足人類占有物質、資源的欲望,而是服務于人類使用物品、解決生存、發展的潛在需求。

            設計的目的不致力于“占有”,而應該提倡“分享”、“使用”(柳冠中1993年),這正是人類文明從“以人為本”邁向“以生態為本”價值觀的變革,所以分享型的服務設計開啟了人類可持續發展的希望之門。

            在人口老齡化,資源、能源與環境污染,同時新材料、新技術、生物工程、互聯網、大數據等時代的挑戰,將促使“分享式服務型的社會設計”的“國家設計體系”將誕生于全球化視角下和國家戰略指導下的設計戰略化階段中。

            “國家發展需求”將主導工業設計產業發展。我國需要盡早規劃工業設計產業在我國國家層面上“戰略布局”中的角色,盡快地制定“中國工業設計的發展戰略”,包括目標、路線、組織、策略、方法和工具以及設計教育、職業培訓和人才梯隊建設的規劃,即“社會系統機制”。

            上個世紀末,人們已開始將工業設計的實踐與認識提高到“機制”創新、生活方式設計、文化模式設計及系統設計層面上了,現在又致力于可持續發展的“集成式系統整合”的協同設計——“社會設計”的高度上來了。

            不能站在巨人肩上,只看腳下!

            只懂得應用科學和技術是不夠的,要保證我們的科學思想的成就能造福于人類,而不致成為禍害,就必須在贊頌人類過去與現在的同時審視人類的責任感以面向未來,才能從人類歷史文化寶庫中更為珍貴的升華,這才是真正的“人文精神”!它能激起我們對人類追求單純、和諧、美好的智慧,在人類繼續進化過程中陶冶我們內在的潛能,創造還未曾有過的“生存方式”,走中國自己的發展之路。

            “大數據時代”的“經濟結構”將會如何?未來的“國際戰略布局”和“社會形態”將對我國什么啟示?未來的制造業制造出來的機器必須會”思考”,必須會”說話”,必須會“交流“,如果我們把“互聯網”僅僅當成一種“工具”?那么我們就像曾經把中國發明的“火藥”只能當做是放“煙火”,只能當“炮仗”,而別人把它當做“殺我們的武器”。

            紐約、倫敦、巴黎、東京的寫字樓與“北上廣”乃至三線小城市的寫字樓的區別無非是休息時喝咖啡或喝茶難道為了“繼承傳統”,我們用“文房四寶”辦公?在宣紙寫詩工作?對比我國和發達國家的“穿越劇”,你是否感到后背發涼?我們應該“穿越過去”?還是該“穿越未來”?

            創造人類未來的生活方式的出路不僅在于發明新技術、新工具, 創新應在于善用新技術,帶來人類視野和能力維度的改變,調整我們觀察世界的方式,開發我們的理想,提出新的觀念、理論。

            現代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關乎到中國文化自信的國際形象,不僅僅要堅決擯棄“無根的浮萍、無病的呻吟、無魂的軀殼“的帝王將相的”傳統“,也要引導中國年輕一代樸素、簡約、健康、公平、合理、分享、可持續價值觀的構筑,這也是中國文化傳統的精神。

            “文藝工作者要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闡發中國精神、展現中國風貌,讓外國民眾通過欣賞中國作家藝術家的作品來深化對中國的認識、增進對中國的了解。” 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言猶在耳。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加強中外人文交流,以我為主、兼收并蓄。推進國際傳播能力建設,講好中國故事,展現真實、立體、全面的中國,提高國家文化軟實力。

            “創新”和“開放”就不僅要在國內叫得響、傳得開,就意味著中國文化在世界上要建立中國方案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文化方向,以贏得世界大多數人民的尊重,而不是迎合權貴和資本的青睞。

            一個擁有深厚文化自信的民族才有長久屹立的精神支撐,才能夠擁有復興之魂。堅持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前進方向,樹立高度的文化自覺和文化自信,向著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宏偉目標闊步前進。

            把講好“中國故事”,推動中華文化走出去作為重大戰略工程,統籌政府推動、民間參與、市場運作,創新對外話語體系和表達方式,對外傳播的輻射力、文化交流的親和力、文化貿易的競爭力顯著增強。

            在拓展對外文化交流中,我國不僅注意用好中醫藥、中國美食、中國園林、中國功夫等文化名片,打造對外交流品牌,增進了中華文化的親和力與感染力。充分運用“一帶一路”的載體,把中國“好設計”、“中國的服務設計產業模式”播撒到世界大多數民眾心中生根、發芽、開花、結果,真正將 “中國方案”成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夢!


            ●理科——發現并解釋真理;

            ●工科——解構、建構的技術;

            ●文科——是非與道德的判斷;

            ●藝術——品鑒自然、人生、社會的途徑;


            圖3

            上述四個學科是人類進步的支柱,這四個支柱撐起的、人類為之共同生存的“工作面”就是“設計”——整合了上述所有因素,去創造人類更健康更合理的生存方式 。(圖3

            這個設計目標不僅是人類感覺器官能感知的“物”——產品,而應是人類需要技術、工具的目的——生存的真正需求——“衣、食、住、行、用、交流等”這永恒的“初心”,它能激發人類可持續創新的動力,不斷地朝著人類健康、合理、公平、共享的社會,創造人類更輝煌的未來,而不至于追逐占有、享受,沉溺于奢侈、腐化、墮落以致毀滅人類自身。

            我們要實現的“夢”是習主席講的“中華民族復興之夢”,不是 “發財夢”!更不是當今世界少數財團占有多數資源、財富的“盛景”,而應是“人類共同命運之夢”!


            2017年1030

            时时彩免费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