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展覽評論

            青春的呼吸 ——全國大學生美術作品展對當代美術教育的揭示

            來源:管理員 2017-12-15 15:45:19

            青春的呼吸

            ——全國大學生美術作品展對當代美術教育的揭示

            中國美協理論委員會副主任、《美術》主編 / 尚輝

             

            機械或電子圖像生產與傳播的大眾化,致使一些藝術理論家認為,傳統繪畫的再現性已淡出當代藝術視野,因此,當代藝術的教育也不再停留于對形象再現性技藝的訓練,而在于培養學生如何利用圖像或現成品來體現藝術的觀念創意。這種對機械或電子圖像大眾化的焦慮與恐慌,導致歐美當代高等美術教育體系已不再把造型藝術的教學作為其學科建設的主科,即使一些歐美高等美術教學還保留了“純藝術”或“繪畫專業”的學科設置,但也基本減少甚至取消了造型藝術的基本訓練,而把教學目標設置在如何培養學生對圖像、現成品進行選擇與運用的啟發訓練上,用更多藝術外部因素的教學設置——如藝術對政治、宗教、種族、體制、性別、生態等問題的介入來替代對于造型藝術本體的訓練。歐美這種高等美術教育體系的轉型,致使西方當下的造型藝術教學與創作形成了整體性的滑坡與式微。

            與此相反,新世紀10年代以來的中國高等美術教育反而更深入地回歸造型藝術本體的訓練與培養。這不僅體現在中國畫教育在借鑒、汲取西歐寫實造型體系的同時,把中國文史、詩詞、書法、篆刻等專業作為其基礎教學的重要組成,而且在油畫、水彩、版畫、壁畫、雕塑等引進而來的造型藝術領域所施行的教育,進行了更加深入的西方傳統研究和東方現實轉化。顯然,當代中國高等美術教育一直秉持著造型藝術體系的訓練與培育,并把以創作帶動教學、以教學提升創作作為其美術教育的基本理念。這其中最為可貴的,一是高等美術教育始終以敬重傳統為教學出發點的教學基本方法,二是始終把關注現實的現實主義創作思想的灌輸作為藝術教學的靈魂,三是因材施教,注重在基礎教學中發現和培養學生藝術個性的藝術教育理念。

            由中國美協和首都師大共同策劃主辦的首屆“全國大學生美術作品展”,以廣泛征稿、優勝劣汰所遴選出的300件作品,豐富而形象地展示了當代中國高等美術教育所持守的造型藝術教學理念與教研創作所達到的藝術水準。如果和20世紀八九十年代美術院系的學生作品相比,這個展覽的作品顯然沒有改革開放的初期藝術教育界所普遍存在的對于歐美現當代藝術的模仿性,甚至于也沒有當時那種封閉與開放、傳統與現代劇烈碰撞所形成的藝術思潮激蕩,但這個展覽所揭示出的當代青年藝術學子研習與創作的心態卻顯得極其沉穩而平和,沒有了當年的激進模仿和囫圇吞棗,反倒增添了對中外藝術傳統與現當代藝術研習的深入與自信,并力求深研于到各個造型藝術品種的中外傳統之中,把對造型藝術的訓練和技巧、技藝的研究掌握結合起來,把對造型藝術基本造型能力的駕馭和不同畫種的藝術語言結合起來,把對造型藝術的研習和表現他們這一代人的生活感受與青春釋放結合起來,從而體現了沉穩平和之中的敏感反映與新銳創造。

            筆墨是中國畫的命脈,既是藝術語言,也是藝術主體心性與品位的映現,但不論對大學本科生還是碩博研究生來說,筆墨都是不易掌握和駕馭的藝術語言。展覽中陳聰凱《關憶北》、段金拾《燕山秋雨圖》、郭藝涵《金秋十月》和易紅林《墨韻問道》等山水、花鳥,或都體現了他們對傳統筆墨、筆性的感悟與掌握,當然,他們對于圖式的追求也不局限在寫生畫稿的自然形態,而是務求具有某種新穎的視覺結構。水墨寫意與寫實造型相結合的現代人物畫,長期以來都是人物畫中西結合教學的難點。此展中樊誠《苗寨午后》、雷雪娜《西府社火》、劉結鋒《苗鄉五月》、戴靜怡《甜蜜的禮物》、肖灑《美麗鄉村﹒我們的歌》、劉少寧《燃燒的青春》和張煜《勐侖鎮的早晨》等,不僅體現了他們在圖像時代并不抄襲照片、對于造型形象具有獨特的塑造能力,而且在筆墨的控制與放縱、筆墨對于造型的巧妙結合與生動表現上,也顯得嫻熟而深刻,并體現了他們各自語言個性的雛形。而這些人物畫早已脫離了課堂習作的范疇,是這些青年學子深入邊寨、鄉村、工礦,對現代民族形象與現實生活人物的充滿激情的生動描繪。

            展覽的國畫作品中,不斷刷新人們視覺體驗的依然是那些工筆畫或兼工帶寫的作品。如果說陳鴻榮《陽春三月》、丁涵《帕廓》、李丁《曦暉朗曜》、任藝《十相自在》和隋榮鈺《戰宛城》等,畫出了民族風采的絢麗、畫出了工筆重彩的厚重;那么,程園園《光年距離》、劉祥《暖陽》、馮玉英《人生如戲》、林益超《綠陰幽草勝花時》、賈田雪《花店假想》、劉敏《一個人的花店》、王墉《失衡》和趙軒《地下空間》等,則畫出了日常生活的閑適、畫出了工筆淡彩的抒情。這些畫作一方面表明了青年學子對于生活的細微體察,對于他們生活充滿詩意的浪漫想象;另一方面也表明了他們在繼承傳統工筆畫語言基礎上對于圖像經驗的有益汲取,乃至某種視覺體驗的精心營構。而馮葉《逐》、范凱《螢窗秋夜短》、賈雨田《古塔情蘊》和滕騰《故事新編系列》等,對現實與歷史、存在與虛幻的時空交錯場景與境域的奇妙組合,體現的恰恰是90后、00后這代學子獨特的人生感受與生活經驗,他們把他們對于卡通、游戲、網絡等虛擬生活的熟稔、沉浸都轉換到對于現代工筆畫或兼工帶寫的造型藝術研究與創作中。在此,他們或許已不局限于是工筆還寫意、是國畫還是西畫,而是以表達他們精神情感作為兼工寫、貫中西的審美基底。

            與中國畫傳統同樣博大精深的油畫,應當說,對造型藝術的形象塑造有著更加嚴苛的基礎訓練要求。實際上,西方繪畫的寫實再現從根本上就不等同機械成像的圖像,造型藝術的規律更深刻地體現在于平面上對于空間形象有意味的呈現,在那些看似像真的形象再現上進行了有關平面形象再造的藝術提煉與主觀升華。造型藝術規律是藝術規律,而不是客觀再現的方法或技巧!展覽中牛貴哲《靚仔》、邱保貴《午間》、阮如嵩《迷情羅曼蒂克》、王雅坤《同學》和翁羽生《小城往事》等,大多看得出他們對于西歐古典主義油畫在造型、空間、色調等方面的深入研習和在表現他們所熟悉的生活形象中所進行的現實轉換。這些畫作,一方面探尋造型結構的理想比例,另一方面則是追求靜穆高雅的畫面格調。看的出,他們在對西歐油畫傳統方面的研究普遍比前輩得到了更深入的掌握。

            當然,他們的油畫也很注重對于真實觸感的捕捉。周頻《金色年華》以暖陽的金黃塑造的那個開朗甜美、青春洋溢的少女形象,曠石《京戲》通過鏡面映照的那三位京戲角兒卸妝時流露出的少年青澀,孟韻《心事》對于那位坐在沙發床上滿面青春傷感的女性心理捕捉以及蘇劍釗《她的眼神》通過那個嬉戲的男孩俯仰女友所揭示的這代青年人的戀情等,都試圖以一種較為寫實的平視來展現他們生活的各個側面,這種寫實油畫語言和畫家抓住某種生活的真實形成了藝術表現上的共振。他們畫作當然也不會僅僅停留于對現實形象的外部描寫,彭愉聰《房子》、孫可《柯羅諾斯狂想曲》等力求在具象描繪中重新拼接現實圖像,構成了超越生活表象的、意涵豐富的表述;朱政東《南方記憶之一》、趙育諄《中國現狀——卷閘》、趙太乙《倒影》、張奐生《容器——容下時光》和魏穎《洗澡》等在看似具象的描繪中,又無不充滿了抽象的意味,而這種抽象又總能把觀者引向某種更深刻的哲思。

            相對與這些學子們在國畫、油畫創作中還不能完全去蔽的某些稚拙,他們的版畫和水彩創作則顯得更加純熟。喬麗《馬﹒思》、王洪興《真實的出走》、楊天峰《靜觀﹒浴》、殷亮《Zero Dark Fifteen系列》和于子范《都市述說-10》等把銅版畫深入細微的刻畫準確地運用到那些實寫的人物、風景和靜物的描繪之中,語言的堅實細微凸顯了物象的訴說力。而蔡佳慧《卑爾根峽灣》、邊宏強《路》、陳敏《山色空濛》和劉科技《怪物與它們的產地》等運用了最古老的木刻技藝,卻能夠表達這個圖像時代對驚異視覺經驗的創造。這或許也再次表明了,古老的媒介并不能被完全排斥在藝術當代性范疇之外的一種藝術法則。展覽的水彩畫作品中,李鴻雄《時間之外﹒離合》、蓋曉喆《霍姆斯市》、高哲《遺忘的風景》和何曉蕾《網》等,似乎在考量不能反復繪制、難能覆蓋的水彩語言描繪物象的精微度,他們畫作也因這種超精微的描寫而使那些物象具有了生命的溫度;而這種描述,也總能頃聽到來自藝術家內心的情緒與獨白。這些水彩畫無疑也具備了圖像生成的新穎感,再也不是寫生對于水色控制的技巧炫耀,李甲《戈壁風起》、梁舒涵《如也》、胡趙軍《隔離的松風》和陳孫豪《狩獵游戲》等已讓人們充分認知到這些水彩畫所具有的作品分量。從更深的層面審視,水彩畫教學在中國一些高等美術學府單獨建系,無疑得到了學院教育的傳承發展與創新活力。

            “全國大學生美術作品展”為人們研究當下中國高等美術教育提供了一個不可多得的研判文本。從這個本文里,人們既可以通過入選作品的作者身份數據來分析全國各高校美術教育的水準與特色,也可以通過入選作品的作者年齡、學歷數據來解析在校生藝術創作的成熟度。而從總體審視,最令人鼓舞的還是這一代青年藝術學子對于造型藝術傳統的敬重與對造型藝術規律的不懈追求,而他們來自學院卻又不斷走出院墻對于中國社會廣闊現實的廣泛接觸與深入體驗,則顯現了他們對于藝術發展原動力的真誠認知與深刻把握。的確,《光年距離》《金色年華》《暖陽》《失衡》《馬﹒思》和《隔離的松風》等讓人們感動的已不僅僅是這些青年藝術學子純熟的藝術表現,更是他們充滿生命呼吸的表達與對于社會精神的承載。

            2017年126日于北京22院街藝術區

            时时彩免费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