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展覽評論

            光明日報 | 李昌菊:崇實、尚飾、求新的美學品格 ——第六屆全國青年美術作品展覽印象

            來源:管理員 發布時間:2018-06-25 15:55:48

            作者:李昌菊《光明日報》( 2018年06月24日 09版)

              懷揣理想、充滿活力、銳氣十足、功底扎實,這些閃耀光輝的詞匯,幾乎是青年藝術家的專屬。而在何處展現才華、綻放光芒,全國青年美術作品展覽堪稱極佳平臺。該展一直為青年藝術家們所重視,今年或許尤甚。略以回望便可發現,第四屆(2011年)收到作品9127件,展出526件;第五屆(2015年)為8000件,選展290件;今年選出的387件來自12030件投稿,踴躍參與之勢和入選之難,可見一斑。

              本次參展的青年美術家,是成長于經濟全球化語境中的新一代,他們觀念開放、思維活躍、眼界寬闊。不過,在藝術觀念激蕩、創作方式多元的當下,如何處理傳統與現代、寫實與寫意、抽象與具象、跨界與邊界的關系,仍具相當難度,年輕作者們將如何應對與解決?第六屆全國青年美展,給予我們一個適時觀賞的良機。

              本屆入選的作品面貌各異,個性紛呈,雖幾無相似,但統觀之,便可發現其較為顯著的美學品格,一為崇實,一為尚飾。前者以寫實手法,表現實在之事(現實或歷史),畫面密實飽滿,后者以多種裝飾手法,著力美化作品的視覺效果。除此之外,標舉創新是青年藝術家的精神底色,也是本屆展覽的亮點和看點。藝術家們各顯其能,將不同技法融會貫通,顯現出對新意的孜孜以求。這里不妨分而述之。

              崇實在展覽中體現得相當充分,它既表現為創作手法和表現內容,也呈現為作品效果。寫實手法與現實內容遍及所有門類,舉凡中國畫、油畫、版畫、漆畫、水彩畫、粉畫、連環畫、插圖、雕塑和綜合材料等,均囊括其中。如經冠一的中國畫《晨曦·節日》中,有多位身著民族服飾的男女老少,雖為寫意人物,手法卻十分寫實。油畫更長于此道,如陳林的《鋼與泥·格斗》、朔人懿烽的《涼涼的硝煙》等。在其他藝術表現中,寫實同樣大顯身手,如李繼飛的雕塑《我在貴州等你》,李春華的水彩畫《輕輕的海風》等。崇實的另一層面為表現現實,如郭婷的中國畫《守候》以工筆手法刻畫了一群在老師帶領下即將上臺表演的小朋友,其表情或興奮或疲憊或羞澀,盡顯稚嫩可愛之態;原碧君的《專注》和張江波的《眾城》都以油畫表現地鐵中人群的真實狀態;馮國豪的雕塑《跨越四十年》以動感的情境象征改革開放的時代心理與現實體驗。

              除手法寫實與表達現實,作品物象繁復,呈現滿、實、密的效果,也為崇實之重要面向。多數參展作品采用加法,追求緊致繁實,這或為展現技巧實力?或為提升展示效果?或為展現盛世景象?原由不得而知。如杜武杰的工筆重彩《回響-珠穆朗瑪》中,眾多人物渲染出活動的盛大與莊嚴。郭青杰的寫意山水《雪之故園》重巒疊嶂,云煙密布,以繁密營造寒冷中的溫暖之境。與之相似,劉助忠的中國畫《歲月遺痕》高山如屏,層層疊疊,險絕中另有一派平和。再如版畫,黃洋的《山海賁華》和王永波的《鄉愁》,都屬繁密畫風。

              崇實的手法與視像,全然有別于中國傳統藝術的虛靜、簡澹。的確,中國美術在20世紀初已“返虛入混,積健為雄”,百年前的“美術革命”呼吁寫實主義,將中國美術的現代訴求建立在寫實基礎上,開啟了本土美術從寫意到寫實,從超脫到現實,從精英到大眾的現代轉型。以寫實之法,實呈時代、社會、現實、民族、個體的情態,儼然已是20世紀中國美術現代探索的重要路徑和美學品格。全國青年美展中涌現的崇實,說明青年藝術家不僅擁有寫實能力,更秉承了本土美術的價值取向,并自覺融入中國美術主體的建構中。

              裝飾的修辭手法在往屆青年美展中已不鮮見,本屆依然居高不下。作為一種藝術化處理,裝飾能美化畫面形式和作品形態,愉悅觀者的審美體驗,不失為一種適用的藝術手法。

              工筆畫與漆畫自帶裝飾效果,展覽中這兩類作品近百分之八十偏裝飾性。如何香凝的中國畫《凈土》對9幀頭像的排列以及服飾紋理、色彩的處理,為裝飾法的疊加運用。漆畫的裝飾性與工筆畫不相上下,如李思思的《帆影幢幢》、孫照的《悠·游》等漆畫作品,莫不以裝飾手法表現各種現實世象。裝飾如此普遍,以至于寫意畫也借裝飾之力躋身展覽,如高杰、葉曉霞的中國畫《宋莊故事——路在何方》,畫中人物及建筑、道路等景觀均平面化,并整體加以裝飾處理。除了中國畫,裝飾在其他表現領域也有顯現,如韓克偉的油畫《圍城·18》、高娜的版畫《晨曦》等。

              裝飾風氣如此之盛,令人不禁思忖其緣由,它或是符合大眾審美趣味?或是契合評選標準?或是反映觀者的審美需求?也或僅為藝術家所偏愛?不得不承認,不同的裝飾手法創造了多樣的美感,其發展空間依然可觀。

              銳意求新是青年藝術家的最大底牌。其新意之一,在于對新現象新事物的敏感捕捉。如梁練方的版畫《朋友圈之一》,就是對當下微信“曬自我”動作的陳列,孫娟娟的工筆畫《舞動青春·燦》通過優雅動姿展現女交警的敬業,張眾的工筆畫《北京新機場·筑夢英雄志》表現建筑工人的辛勤勞作,許靜晶的油畫《視而不見》揭示今日人們沉迷于手機,忽視交流的生活狀態。新意之二,表現為對藝術語言的刻意打磨和表現個性的執著追求,這是每位作者投注心力之所在,可謂重中之重。推崇寫實也好,崇尚裝飾也罷,參展作品無不追求創新。有的作者在寫實油畫中加入寫意,有的強調裝飾,有的融進表現。在對裝飾語匯的創新使用上,藝術家們同樣各有側重,或重形色,或重構圖,或重復,或排列,或分割,或組合,不一而足。

              對新意的探索,使青年藝術家不僅在國畫、油畫、版畫等不同畫法效果間自由實驗,更在具象、抽象、象征、超現實等表現方式內任意穿梭。如劉德進的版畫《仲夏》形色如油畫,沈曉明的國畫《曦風》模擬素描,這些跨越邊界的嘗試,賦予了作品新的視覺外觀。若說油畫、國畫這兩項多傾重寫實和裝飾,其探索軌跡在既定區間內移動,那漆畫、版畫、雕塑、水彩水粉、連環畫、綜合材料的語匯樣式和探索幅度,顯然更為活躍大膽。如曾小儀的插畫《三國故事》對剪紙和皮影的借用,景婧恩的綜合材料作品《時光》的重疊組合,均以不拘一格的表現語言,釋放出創新的勇氣和能量。

              崇實、尚飾、求新,既是青年藝術家的手法方式、外觀表征,也是其精神氣質和美學品格。三者賦予展覽豐滿、剛健、篤實、優美、平和不乏新意的美學趣味,它們或是展覽主辦方、觀者和藝術家意愿尋求平衡的結果,或是青年藝術家堅守中國美術主體價值的自主選擇。總之,青年美術家對寫實的拓展,對時代的擔當,對語言的創新,不僅與百年前的“美術革命”遙相呼應,更與改革開放四十年的中國美術現代探索同步而行,并將攜青春夢想勇往直前,這一切,無不使第六屆全國青年美展顯得更為特別。

              (作者:李昌菊,系北京林業大學藝術設計學院教授) 

            时时彩免费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