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公告

            業界新聞

            “黃胄與二十世紀中國美術”學術研討會在京召開

            來源:管理員 發布時間:2018-09-29 15:06:07

            2018年9月28日是炎黃藝術館建館27周年紀念日。當日,由炎黃藝術館、黃胄美術基金會共同主辦的“黃胄與二十世紀中國美術”學術研討會在京召開。研討會特邀中央美術學院教授、著名美術理論家、評論家邵大箴先生致辭。炎黃藝術館館長崔曉東致歡迎辭。鄭工、陳池瑜、尚輝、宋曉霞、華天雪、吳洪亮、付京生、朱萬章、朱京生、張曉軍、王平、于洋、盛葳等10余位在中國近現代美術研究領域具有重要造詣的美術史學者與美術理論家,從不同的學術理念、文化視野、研究方法來切入具體的學術問題,以對于黃胄的個案研究入手,探及中國畫學科的本體發展,并由此審視新時期、新中國乃至20世紀中國美術的發展與演進規律問題。研討會由中央美術學院副教授、中國畫學研究部主任于洋擔任學術主持。


            研討會現場

            邵大箴在致辭中對黃胄與中國美術的關系進行了系統的評價。他談到黃胄在20世紀中國美術中的重要地位和其謙虛、誠懇的為人,他創作中的用線、寫生精神和藝術修養影響了一大批人物畫家,為中國美術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特別是其90年代直至逝世為中國美術事業花費的精力,令人懷念。

            崔曉東在歡迎辭中談到,今年是中國的改革開放40年,炎黃藝術館作為新時期中國美術事業發展、文化藝術體制改革的成就之一,對創始人黃胄的研究也是炎黃藝術館最重要的研究方向,作為百年來中國美術題材與風格演變中的具體藝術家,是這段社會生活史和美術史中具有典型價值與文化寓意的重要案例,是研究者們繞不開的母題,對于黃胄與20世紀中國美術的研究對于新時代中國美術的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中央美術學院教授、著名美術理論家、評論家邵大箴先生致辭

            隨后,10余位學者圍繞“20世紀美術史研究視域中的黃胄”和“新中國社會時代語境中的黃胄”兩個單元進行了深入、細致的研討。

            中國美協美術理論委員會副主任、《美術》雜志主編尚輝以“筆性張力與水墨雕塑——黃胄速寫造型為20世紀寫實人物畫提供的另一種方案”提出了思考。《美術》雜志副主編盛葳則從“黃胄與趙望云、韓樂然、司徒喬的交往和互動”談及師友與黃胄的互動與影響。清華大學美術學院中國藝術學理論研究所所長、教授陳池瑜闡述了黃胄對當代中國寫意人物畫的貢獻,中央美術學院人文學院教授宋曉霞則從黃冑與20世紀少數民族題材美術創作提出邊疆與少數民族題材創作成為20世紀中國美術重要母題的原因以及黃胄對少數民族題材創作的開創性貢獻。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研究所研究員華天雪從“黃胄與傳統”的大視野下既闡述了其成就,也客觀的談到影響其創作的局限性。中國國家博物館研究館員朱萬章則從黃胄創作中的生肖題材梳理了其對牛、馬、羊、雞、狗、豬等創作的獨特見解,進而提出其創作不墨守成規、獨具一格、雅俗共賞的鮮明特征。


            研討會現場

            研討會現場

            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研究所研究員鄭工從速寫與書寫角度討論了黃胄繪畫筆墨的歷史生成。北京畫院副院長、美術館館長吳洪亮挖掘了20世紀80年代初黃胄摹古之作的前前后后。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研究所研究員朱京生從黃胄在新時期中國畫壇的大擔當和其人物畫的新體系,以及其動物畫的筆墨境界三個角度探討了黃胄的創作及成就。《中國畫苑》雜志主編付京生從黃胄先生的技術語言談及其時代新變及跨世紀的影響。《藝術》雜志副總編張曉軍則從藝術家如何認識時代、表現時代和超越時代角度探討了黃胄與新中國美術。中國國家畫院藝術信息中心主任、《中國美術報》執行主編王平從“學”與“教”的角度梳理了黃胄為學和對中國畫創作產生影響的幾個階段。于洋則從黃胄的人物寫生創作談及了其對當代主題性美術創作的啟示。

            于洋談到,對于作為藝術家的黃胄的個案研究,以往已有較為豐厚的研究成果,其中不乏諸多老一輩美術史論家、學者及相關藝術家的真知灼見。在當下的新時代社會語境中,展開及繼續推動這項課題并不輕松。在前人的成果之下,本次研討側重邀請了年輕一代的專家學者,力圖從多個角度呈現黃胄個案的豐富性、立體性及其不斷生發呈現的現實價值。

            當日,專家學者們從對于藝術家個體藝術歷程的深入探索,到對于社會與時代情境的橫向審讀,從微觀細致的個案考查,到宏觀延伸的史學梳理,更新的研究方法與更廣的學術視域,成為延展、推進這項課題的契機與能量。


            與會專家合影

            作為中國畫家、美術教育家、社會活動家的黃胄先生,一生堅持“生活是創作的源泉”,以“必攻不守”的精神做人做事,志在回報社會、推動發展中國文化藝術事業。其人格精神的正能量,藝術作品的風格指向,及無私無我的社會貢獻意識,都為新時期的中國美術領域乃至整個文化藝術界樹立了標桿,也成為現當代中國美術史研究的重要個案。隨著時代的漸漸發展演進,黃胄個案的豐富性、立體性與不斷生發呈現的現實價值,會在社會時代背景的變幻中愈發顯現出某種不變的永恒意義,而這也正是此項研究課題的廣度與深意所在。

            據悉,本次研討會內容將于會后集結出版。

             

             

            时时彩免费软件